圖書館與建築師的對話:用後評估與維護的基礎 讀者使用為首要

TAG:

2016/03/01

【撰文●台灣國際資訊整合聯盟協會‧詹珺淳】
 
近年來,因應科技的進步及讀者使用行為的改變,不論公共圖書館或學術圖書館都正經歷遷建或改建的階段,讀者使用角度成為空間設計的重要考量,飛資得企業集團駱英豐創發長認為:「圖書館空間改造不是主要目標,而是讓圖書館裡的資源、人與所提供的服務可以得到最大效用。」當空間建置後,要如何得知讀者的使用狀況?用後評估就是最好的依據與準則,不僅可得知讀者的滿意度,更能夠找出一些問題,改善服務品質。又要如何維護,讓圖書館空間得到最大的效用?則考驗了館員的智慧與應變的能力。
 
 
 
案例一:臺師大公館校區圖書分館
 
臺灣師範大學公館校區圖書分館民國80年8月開始使用,共有七個樓層,約有十七萬冊的藏書,建築空間老舊,每年都得花40多萬的修繕費,圖書館2011年3月開始進行空間改造工程,至2013年10月驗收完成。
 
學生需要的圖書館空間
 
進行空間改造前,臺師大公館校區圖書分館呂智惠主任也搜集了許多資料,請學生拍下喜歡與不喜歡的圖書館角落照片,從中歸納了解到學生對於圖書館空間有四大需求:一、個人學習空間:獨立的單人閱覽桌椅,桌面要大,能夠放置許多物品,舒適,二、小組學習空間:教授所發派的作業多數屬分組作業,學生高度希望能夠有討論室,三、同儕社交空間:希望能夠提供舒適的沙發座位,並且設置咖啡廳,四、空間氛圍:結合理學院系所設計的公共藝術展示,讓圖書館成為第二個教室。
 
 
缺乏溝通所產生的衝突
 
呂智惠主任坦承,施工過程中,不論在空調、照明、樓層選色、廁所磁磚間縫顏色的挑選等許多問題,因相信建築師的專業,未進行再次核對,造成與建築師發生嚴重的衝突,以空調為例,建築師規劃時沒有進行整體總體檢,等試機時才發現,水塔已腐蝕傾斜,造成後續維護時需額外養護。
 
所幸問題都一一解決與改善,最後圖書館所呈現出來的成果,經過調查輕聲討論區、輕閱讀區、每個層樓的窗邊桌區域、討論區,科普的特色反映到各個討論室,視聽區,安靜自修區等,都是學生喜歡的空間。
 
空間維護 費盡心力
 
建築師在設計燈具時,規劃了許多種不同的燈具,平日需購買許多不同燈具備用,臺師大公館校區的館員又以女性居多,燈光出現問題時,都是女性館員自己需爬上梯子進行更換,一開始在燈泡壞掉時,不知道要如何更換,造成館員的負擔。呂智惠主任表示:「感謝這次合作的經驗,讓我學習到很多!」
 
 
案例二:臺灣大學辜振甫先生紀念圖書館(社科院圖書館)
 
2014年9月啟用的臺大社科院由日本名建築師伊東豊雄所設計,樓地板面積有五萬多平方米,圖書館則佔了四千六百多平方米,其大樓建築經費共花了16億1千萬,不含裝修傢俱、電器設備,藏書是四十六萬冊,有四百五十個座位。
 
臺大圖書館社會科學資源服務組鄭銘彰組長說,他並不是從頭就參與這個案子,2010年3月1日輪調到法新分館,3月2日圖書館就開始動土,前面發生什麼事他都不知道,很多規劃都是興建階段進行修補,進到社科院圖書館後,每天工地跟圖書館兩邊跑,每週每月開了很多會,數不清的電子郵件往來,都是希望能夠與建築師建立好的溝通模式。
 
 
接受理念 結合設計專業與機能
 
2009年9月臺大圖書館帶隊參訪伊東豊雄所設計的多摩美術大學圖書館,注意到建築師有很多奇特的作品,看到建築很美,再多摩美術大學圖書館也看到彎曲的書架,就直接問圖書館館員,他們怎們處理,也看到一些問題,知道未來圖書館會遭遇到的問題,鄭銘彰組長說,對於書架很困惑,但設計是沒辦法改的,我們只好接受,接受的過程我們也會教建築師很多東西,他們也會造著我們的規範來做,所以我們也要撮合設計專業及營運機能。
 
2014年9月18日社科院圖書館開館,統計至2016年1月底,已經有五十七萬人次進館,進館人數並沒有因為開館時間久而下降,反而越來越多,最高是2015年10月份,一天最多是2368人。
 
在館員跟營運母機構接手的過程,都有考慮到未來,如何讓維護成本減低,營建過程中,我們圖書館專業就已經有跟建築師做了很多興建過程溝通,即便用了這麼多的努力還是在用後評估發現有沒被考慮進的,很後悔當時怎麼沒有多爭取一下。
 
弧形書架難找書
 
目前正在進行的改善計畫有介面的改善跟硬體維護,傢俱的改善第一的就是書架,很難找書,最多居然有17聯,如果走錯通道很難回頭,館方一開始是用海報或是網路上一些標示,事實上發現是不夠的,鄭銘彰組長表示,之後會開發電子版的架位地圖,甚至可以用手機精確定位書架位置,此外,就實體書找書困難的部分,先用分隔片加強類號辨識。
 
考驗隨機應變的能力
 
日方設計OPAC桌時以日本圖書常見之一體式All in one PC為範本,僅須一個電源插座,但目前社科院圖書館傳統型電腦,纜線過多造成視覺干擾,館方就直接改用直插式多孔插座減少纜線糾纏。設計師設計了一個很像床的沙發,館方就打破了圖書館不能睡覺的規則,鼓勵大家說可以睡覺,做一個提醒同學不要穿鞋子上去,這樣想法的轉變,也讓圖書館館員學習用正面的方式來管理。
 
創造性的破壞還是破壞性的創新?
 
鄭銘彰組長認為,世界級知名建築家在以傳統校園為主的台大校園規劃制度下,完成社科院大樓及圖書館,對校園的衝擊是很大的,整個翻轉了臺大校園的空間,是不是帶來校園建築的進步?對未來是創造性的破壞還是破壞性的創新?還是未知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