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Gs】展覽的概念長出來,就能海闊天空嗎?我們這麼做出SDGs的《全球視野》

2021/05/06

展覽的概念長出來,就能海闊天空嗎?
我們這麼做出SDGs的《全球視野》

編按:
       圖書館的策展如何從主題帶入核心圖書館價值,不改初衷就是一個很大的學問。推廣閱讀、提升讀者資訊素養的本心,讓讀者不但了解策展主題,更可以認識圖書館可以提供的工具和豐富的收穫,高餐大圖書館團隊的努力躍然紙上,似乎我們也身歷其境地看見自己曾經的徘徊與堅持。

 

【作者:陳素美 王珠慧】

       策展初期常是文字、理念的溝通與建構,團隊認同展區概念是一回事,實際執行細節又興起另一道障礙,例如,我說的《全球視野》和你寫的《全球視野》竟然不相同?

       為了讓讀者更易瞭解SDGs,有共識要從主題事件出發,宏觀《全球視野》的面向就不僅僅是簡介或說故事,而是找出重要的資訊點,並理出這些資訊點和你我相連又能打動人心的部分。我們從全球各地發生森林大火議題的爭執確立了書寫角度。難以想像竟花許多時間在這把火中拉扯,我想說的是對地球的關懷,珠慧無法理解為何我要在意這些普通不過的新聞事件?如此對峙許久,直到某個風和日麗那天忽然解鎖。受傷的生物、形成野火的原因、聖嬰現象等等,當著手開始找出事件的共性,發現原來所謂的「事件」或是「故事」是從多重或單一的事件中整理出這些事和目標之間的共同特質,找出類似的議題加以延伸去解釋目標,而不是就事件的內容進行闡述


圖一:宏觀的《全球視野》以齒輪表現各目標的關係

       蒐集資料的過程也是團隊合作的發揮,當時正在開發第一版的桌遊,侑倫蒐集的許多事件成為當時主題發想的資料基礎之一。印象最深刻寫得極順暢的議題是楸旻提起的,她正好看到報導墨西哥有座小城可樂售價是全球最低的文章,我們發現居民因為飲料產生的健康問題和各國政府後來制定含糖飲料稅的各類成因,兜兜轉轉就將財團壟斷、水資源、健康等議題全部攏了起來。

       提起減塑跟海洋廢棄物更是在一次大家討論吸管和口罩因為隨意丟棄危害海洋生物時,一向沉浸在自己工作裡面的侑倫突然插了一嘴,他說:「重點根本不是吸管怎麼插進海龜鼻子,而是這些垃圾的處理方式。」我們開始談起塑膠垃圾對於環境的影響,還有雖然倡導不要用一次性塑膠,但買手搖飲還是常忘記要帶環保吸管跟環保杯的日常。從這個聊天順利將海洋廢棄物和減塑兩個議題分開討論,也整理出兩個和目標、議題都有關係的主題內容。


圖二:《全球視野》探討SDGs的各個議題

       就像齊柏林能透過影像讓大家看到臺灣的美麗與哀愁,《全球視野》如何透過靜態的展覽與讀者互動? SDGs雖然關心的是日常,卻隱隱橫生難以靠近的姿態,從簡單設置互動區提供留言就可發現,讀者不太願意主動討論相關議題。我們還是想藉展覽喚起讀者不一樣的關懷面,帶進攝影師JAMES MOLLISON的《WHERE CHILDREN SLEEP》(高餐館藏全國館藏)表達《全球視野》你我他不同的視角。他的鏡頭拍下世界各地孩子睡覺的地方,小小的空間真實反映孩子們的生活,很開心我們還能從二手書市場買到2010出版的這本書,攝影師提出一個透過鏡頭直接映射的客觀視角,透過這些照片,觀看者自己透過畫面連結有感的議題也是一個方式,成為與讀者溝通的重要橋樑。


圖三: 《WHERE CHILDREN SLEEP》表達《全球視野》你我他不同的視角

 


圖四: 攝影師JAMES MOLLISON的拍下世界各地孩子睡覺的地方反映他們的生活

       許多議題形成前既已事先討論,在美術方面《全球視野》相較其他展覽平和許多,我們只需決定現場的動線和文案表達的重點,楸旻跟我討論後,決定以齒輪表現其中關係的密不可分,因為相鄰的主題影展也是圓形的呈現,展場整體沒有違合感很快敲定走向。

       COVID-19無疑是SDGs未曾設防的意外,美麗的意外例如讓地球停下來喘息休憩,或是對貧窮飢餓造成雪上加霜的無奈。寒假前就開始整理全球面對COVID-19的現況和發生問題的內容,它能更豐富《全球視野》的世界觀。但是寒假太短,開學配合校慶、新學期活動及展覽重點先後的抉擇,讓主要執行美術的楸旻、淑君或我分身乏術,「妳說"試誤也是學習的過程"我能理解,但是太忙且東西生不出來,我連一步錯路都不想走。」開學這波忙碌連淑君都忍不住對我抱怨,自己也在心裡任性想著,不然下次別做了? 新學期活動意外受歡迎,瞬間消散辦公室凝結的空氣,至於COVID-19 vs. SDGs可能等到最後會因不合時宜或忘記而胎死腹中,或是改變另一種樣貌呈現,誰知道呢?

       策展的過程和寫論文一樣,要能小題大作、大題小作,也要不改初衷扣緊問題的核心,展覽可能以不同文字、圖像、聲音、觸感、情境或是影片等不同方式去表達,因為更多元也更有無限可能的揮灑空間,但是我們圖書館策展的初心仍堅持推廣閱讀、提升讀者資訊素養,也更認識圖書館的功能。生成展覽內容的過程不至於頭破血流,但就像是關節在犁田之後的傷口,明晃晃的告訴你那些錯誤軌跡,一條一條都逃不了。碰到南牆不能回頭,而是要找到和牆一樣顏色的門,然後把門把(觀點)裝好,扭開就是海闊天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