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Gs】SDGs,關於環環相扣這件事

2021/05/20

SDGs,關於環環相扣這件事

編按:
       理想很豐滿,現實卻是骨感的。特別是在策展時,如何去蕪存菁,既可以傳達主題,又能夠扣合館藏,高餐大圖書館利用沉浸式體驗方式和讀者交流,讓圖書不只是圖書,更發現圖書和圖書結合時,圖書館也不僅僅只是圖書館而已。

 

【作者:陳素美】

近年的展覽主題總成為當時的故事情境,角色加進去,情節內容慢慢動作起來。策展是這樣,各種推廣活動也是如此。

聯合國提出的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為17個目標設定辨識度極高的顏色與圖案,色彩繽紛絢麗的符號原來可親,卻可能因印象投射的誤解產生距離感,二樓微觀的各個視角不再強調各目標的連結,而是自然而然呈現生活日常。

疫情嚴重打擊的餐旅業是學校發展的重心,「食農教育」與「不平等」成為優先關注的議題。食農教育最先找到多篇生態與物種相關故事之後,發現角色聚焦困難只能割捨,也因此發現許多媒體皆已關懷相關議題,決定轉移重心讓它們說,因此打造「人與土地的距離」子主題區;「不平等」則先聚焦於校系職場困境的相關探討,當時想得簡單欲結合桌遊展覽,便將餐旅職場不平等現象的內容做成大型撲克牌展示,實際運作才知桌遊設計的不易,卻已成過河的卒子。


圖一:桌遊理念與設計歷程展示

首先完成的微觀視角竟是「城市」。最初架構的畫面來自韓國南允景的繪本《公車》(全國館藏) 裡穿梭巷尾街頭的景緻,表達都會生活所能呈現的SDGs,不想大樓街景和公車車廂都蓋起來了,原意結合展覽的大型桌遊最終未能相融,某些理念獨自生成《尬生活》的桌遊,玩家角色則設定為剛出社會的青年透過努力與實踐,追求自己想要的美好生活。

尚未說完的「不平等」始終放不下。職場、性平、勞動、教育、族群、財富、制度或國家,這應是SDGs在「永續」之外關心的重點,很難以5張撲克牌就pass,兜了一圈終以「勞動流沙」、「性別未平等」,及「貧窮世代」為主題,讓選書表達生活中常見的「不平等」。此外,邀請《做工的人》(高餐館藏全國館藏)、《如此人生》(高餐館藏全國館藏)作者林立青講述只有進入工地才會了解的視角和書寫工地的人、事、物,分享他的為何而寫,也讓讀者學會打開眼睛與感官省思人生;另也邀請影評人Ryan,鄭秉泓談「電影中的貧窮--在真實與操弄之間」,我們希望讀者能以溫柔而堅強的生活態度衝破眼前的「不平等」。

「永續」是另一個不好言說的主題,隔許久之後敲定讓永續環繞二樓展區,從文化(古蹟)、環境、企業(工廠)、森林、海洋,以及看見在地的高雄。電梯口的櫥窗布置結合館員的手繪高雄及試圖解決SDGs的「美好生活目標(Good Life)」,將焦點放在如何透過對他人與地球友善,使全體變得更快樂、更健康。

圖二: 我們在談的永遠_古蹟文化的永續


圖三: 櫥窗布置呈現館員的手繪高雄及SDGs的「美好生活目標(Good Life)」

SDGs更成為實體空間與雲端資源很棒的連結。二樓眾創空間(LIB@NKUHT)的大廚房原規劃「主題個案區」,延伸成為「發現·個案」主題區,中島提供實體個案資料,背景呈現雲端個案資源,包括Emerald 新興市場研究個案SAGE Business Cases商業個案資料庫,讀者能在雲端資源的氛圍利用實體空間。透過資料庫找出SDGs的相關個案成為展品,這些內容不僅讓讀者更瞭解SDGs,也帶入個案資料庫應該如何利用的概念。

圖四: 大廚房裡「發現·個案」主題區

此外,除了策劃實體主題書展也建置主題電子書展,新學期規劃久違的電子書推廣活動,分別從雲端及週三週四在圖書館二樓的現場互動分頭進行。無論是實體或是電子書,私心不喜歡衝量取勝的借書競賽,要求撰寫閱讀心得大多不受青睞,但仍嚐試挑戰以雲端SDGs主題書展進行心得投稿,每篇心得上傳數分鐘後內容便能呈現,我們不僅分享SDGs主題圖書的閱讀,也藉助他人的書寫互動鼓勵參與,更利用週三週四定期的現場活動推廣主題,這個企畫原設定百人目標曾被調侃過於樂觀,最終在不到兩個月期間收到近九百篇SDGs主題書的閱讀心得分享。

這學期設計的桌遊除了《尬生活》,還有《小事雖小但有用》及《吃爆卡路里》,前兩項已進入封閉測試。《小事雖小但有用》搭配2019年展覽主題曾創造出的9隻「校園萌怪」,以學號計算靈數可對應自己專屬的萌怪,藉著萌怪角色實踐SDGs增加遊戲更多趣味。以桌遊的方式讓讀者瞭解SDGs絶非高遠的目標而是生活中就能實踐的日常,只要多一點關心,即能達到SDGs的多項目標。SDGs是這樣,圖書館的活動與展覽更是如此,這是2019年萌怪能夠跑進2021年SDGs桌遊的原因。

5月初的封閉測試與訪談又在心底漾起波瀾,此時的桌遊已經不是遊戲,真的成為展覽的一部分,館員角色從設計遊戲者變成導覽員,桌遊道具就是展品。「在圖書館,一本書是什麼? 對圖書館員而言,一本書又是什麼?」這不應只是詩人兼前國會圖書館長阿基被·麥克力許的問題,也應是身為館員的你我經常該有的疑問,「當它和其他圖書組合而成一個圖書館時,它就不僅僅是一本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