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學術圖書館實體和電子資源使用趨勢

2021/11/19

【編譯:Andy & Judy】

這篇文章最初出現在Technicalities, Vol. 41 Num. 2 March / April 2021

作者:Yoel Kortick,Ex Libris 資深圖書館館員

在過去的幾十年裡,圖書館已經從書籍和其他印刷媒體的收藏轉向複雜的實體和電子資源收藏。通過查看歷史趨勢,可以推測出這些收藏的未來會是什麼樣子。有許多不同的方法來觀察反映圖書館館藏趨勢的數據。我研究了圖書館支出的方式。關注於實體和電子資源支出趨勢比較的出版物相對較少。然而,在查看十年期間的支出和使用趨勢時,可以假設購買的資源類型和使用的類型之間存在直接關聯。

趨勢:實體和電子

從歷史上看,關注圖書館使用的研究往往集中在三個一般領域:參考服務、紙本流通和電子資源的使用,以及到館數(有多少人進入圖書館以及何時進入圖書館)。這些指標很有用,但缺乏精確度。讀者無需通過圖書館大門即可使用圖書館服務。紙本資料可能被使用,卻從未被借出。電子資料的使用情況通常使用 COUNTER 報告來衡量,但許多機構僅加載部分 COUNTER 報告且僅針對某些供應商(1)。

另一種觀察實體和電子資源相對使用情況的方法是比較兩者的圖書館支出。在特定資源格式的支出變化與該格式的使用之間建立明確的相關性,但目前這超出了本文的討論範圍(儘管作者計劃在未來出版)。

我利用了來自美國各地隨機選擇的10個學術機構的匯總匿名數據。雖然可能僅查看這些機構的某個主題,例如按地理位置或學科,但我的目的是獲得盡可能廣泛的輪廓。此外,通過不關注特定的機構主題,可以確保它們的匿名性。

用於研究的數據包括從 2010 年到 2019 年(含)(僅限全年,截至 2020 年 11 月)紙本和電子格式的支出百分比。有了這些數據,人們不僅可以看到電子資源的使用量是否增加了,還可以看到增加的程度。自 2010 年以來,它是否以穩定、漸進的方式增加?有沒有達到頂峰又回落?或者它可能達到頂峰後並保持穩定?此外,是否可以應用一種預測算法來預測未來幾年會發生什麼?儘管也許在這個由 COVID-19 建立的獨特時代,標準的預測算法是不夠的。

文獻回顧

在 2011 年 2 月的文章“為圖書館的長期數位未來做準備”中,Marshall Breeding 考慮了未來十年可能發生的變化。他正確地推測,「可以預見的明顯變化涉及向數位形式的重大轉變,通過使用許可分配使用,而不是購買實體資料。(2)」

早在 2008 年,Charles Martell在一項關於 1990 年代至 2006 年圖書館使用情況的研究中表示,「除了一些例外,學術圖書館實體館藏和服務的使用量持續急遽下降,而電子網絡資源的使用量則激增。(3)」

一項特別提到實體和電子資源支出的研究是 Jennifer Gerke 和 Jack M. Maness 在科羅拉多大學博爾德分校 (UCB) 進行的(4)。雖然支出不是這項研究的主要重點,但值得注意以下的敘述:「UCB 的大學圖書館近年來開始將大部分資源預算用於電子資源,而非紙本出版品(2007-2008 財政年度超過 56%)。以這種方式重新分配資金似乎符合讀者的期望。(5)」

如果不考慮 COVID-19 的影響,任何關於圖書館資源使用的文獻回顧都是不完整的。人們普遍認為,COVID-19 的限制導致電子資源使用的增加,並有數據支持。關於這種現象,Denise A. Garofalo 在她的研究“來自戰壕的提示”中寫道:「所有的圖書館,無論哪種類型,在我們快速且無計劃地轉換到遠端服務的過程中,都找到了凸顯讀者可用的數位和電子資源的方法。當我們過渡回到我們的實體建築時,保持對圖書館所有電子資源的認識無疑將是一個優先事項。(6)」對圖書館所有電子資源的認識”的提高肯定會增加未來的電子資源使用率。

交叉點

在進行這項研究時(2020 年 11 月),美國有 948 家機構使用 Ex Libris Alma,這是一種獨特的綜合性基於雲端的軟體即服務 (SAAS) 圖書館服務平台 (LSP)。來自這些機構的數據,對於那些至少有十年交易數據的機構,使用 Alma Analytics 進行處理,以確定支出趨勢。例如,Alma Analytics 具有測量、跟踪和區分實體和電子資源支出的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數據都經過匯總並完全匿名,因此任何研究人員、本文作者或其他任何人都無法識別來自特定機構的結果。為了進一步提高匿名性,使用百分比而不是實際貨幣金額;這表示數據僅顯示圖書館館藏支出在每種資源(實體或電子)上花費的百分比。

一般來說,2010 年實體資源的支出超過了電子資源的支出。然而,到 2019 年,電子資源的支出更大。“交叉點”,即電子資源的支出超過實體資源的支出,通常發生在 2013 年至 2016 年之間。 圖 1 顯示了一個機構的交叉點,該機構在 2013 年至 2014 年期間開始減少紙本出版品的支出,增加電子資源的支出。


歷史和趨勢

隨機選擇 10 個機構進行研究,將它們的匿名支出資料按年份匯總到一個表格和圖表中。這個過程進行了多次,每次都有十個不同的機構,但在每次產生的資料都非常相似。雖然實際百分比略有不同,但趨勢保持不變。

匿名彙總的資料被上傳到資料視覺化 (DV),這是 Alma 使用的 Oracle 分析服務器 (OAS) 的一部分。各種視覺化資訊使其很容易了解趨勢的變化,同時可以利用 DV 的整體功能建立預測。表 1 顯示了十家美國機構的原始、匯總和匿名數據。

總體趨勢顯示,從2010年到2019年,電子資源的支出增加,實體資源的支出減少。使用 DV,人們可以看到以折線圖表示的這一趨勢(圖 2)。


數據明確支持了下述結論,美國學術機構在實體資源方面的支出穩定減少,而電子資源方面的支出則穩定增加的結論。推而廣之,我們可以假設讀者對電子資源的使用相對於他們對實體資源的使用也有所增加。可以預測未來幾年圖書館支出可能發生的情況。這些歷史數據所確立的趨勢強烈表明,實體形式的資源支出將繼續減少,而電子形式資源的支出將繼續增加;見圖 3。

結論:分水嶺時刻

經驗證據表明,美國學術機構增加了圖書館在電子資源的支出,減少了對實體資源的支出。據預測,這一趨勢還將繼續。但是,預測算法未考慮的一個因素是 COVID-19 的影響。如上所述,疫情提高了人們對電子資源的認識,預計未來幾年這些資源的使用量會增加,特別是如果潛在的讀者依然在校外,而且對進入實體圖書館的機會仍然有限的情況下。這種情況會阻止許多人使用和借閱圖書館的實體資源。

我認為,就實體和電子資源的支出和讀者使用情況而言,當前的疫情將被證明是一個分水嶺時刻。許多圖書館目前發現無需訂購和處理大量實體資料即可滿足讀者的需求。即使在疫情之後,有三個因素仍將有助於電子資源的使用持續增加:可以遠端處理越來越多的電子資源,電子資源不需要圖書館增加空間或開放書架,最重要的是,讀者可以從任何地方獲取電子資源。

這是否意味著紙本館藏將完全消失?我想不是的;圖書館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讀者仍需要實體有形的館藏。但這裡的數據表明圖書館館藏中的電子資源持續增長。對未來幾年實際使用情況所進行的後續研究將能夠檢驗此一評估的正確性。

 

參見原始文章:Yoel Kortick. (2021) Trends in Physical and Electronic Resource Usage in U.S. Academic Libraries. https://exlibrisgroup.com/blog/changing-priorities-trends-in-physical-and-electronic-resource-usage-in-us-academic-libraries/

 

References and Notes

1. COUNTER provides a “Code of Practice,” a standard that enables publishers and vendors to count the use of electronic resources and ensures they can provide their library customers with consistent, credible and comparable usage data. See COUNTER, “About COUNTER,” www.projectcounter. org/about (accessed Jan. 29, 2021), https://www.projectcounter.org/.
2. Marshall Breeding, “Preparing for the Long-Term Digital Future of Libraries,” Computers in Libraries 31, no. 1 (Jan./Feb. 2011): 24-26.
3. Charles Martell, “The Absent User: Physical Use of Academic Library Collections and Services Continues to Decline 1995–2006,” The Journal of Academic Librarianship, 34, no. 5 (Sept. 2008): 400-407.
4. Jennifer Gerke and Jack M. Maness, “The Physical and the Virtual: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Library as Place and Electronic Collections,” College & Research Libraries 71, no. 1 (Jan. 2010): 20-31.
5. Ibid., 20.
6. Denise A. Garofalo, “Tips from the Trenches,” Journal of Electronic Resources Librarianship, 32, no. 3 (Sept. 2020): 218-20.

 

延伸閱讀